[RGZ]青色指环

子站不更啦 以后写的都放在主站(づ ̄ ³ ̄)づ

CameLlia:

*病弱千纮
*私设十夜和安吾同级,千纮是后辈
*ooc

“安可!安可!……” 



舞台上的灯光悉数暗了下来,台下的应援棒荧荧摇曳,是一片紫色的海。



千纮走在三人的最前方离开舞台,眼睛还没办法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,往后台的小路在他眼里一片黢黑,像走进了一堵吸声的墙,耳边外头粉丝的呼喊逐渐趋向一种怪异而尖锐的宁静。

“碓井!”

他不知怎的,忽然脚腕一跛,几乎要重重地往前摔倒。还好有人及时抓住他的手臂,他另一手扶着墙壁,才堪堪站稳。

“快把那个拿过来!”

吵死了…...

肉包:

祝我家静静生日快乐~

生日快乐,我的皇帝陛下~

[DRB/三理]Dessert(5)

※三郎x理莺


午时刚过几分,一个包裹被送到了理莺家里。


彼时理莺刚签完字,三郎就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满手的水,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到玄关那里,兴冲冲地接过理莺手里的纸箱子。


“我来吧!”他伸手托着箱子底部,理莺一放开手,他便连人带箱子一起扑通一声倒在地上。


“好重……”


三郎揉揉敲得发红的手指,在空气里甩了几下,理莺在他面前蹲下来,右膝盖跪在木地板上,把他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几口:“这次带来了什么?”


“唔……一点衣服啦。”


他说得有些心虚,还好理莺没有多想,和他两人一起,一人抬起纸箱的一...

[DRB/三理]Dessert(4)

※三郎x理莺


“做得很不错啊,三郎。”


理莺把手里的夹子放下来,看着旁边砧板上切得服服帖帖的胡萝卜块。三郎在他旁边腼腆地揉了揉头发,把切好的食材骨碌碌放进锅里煮。


“还有什么要做的吗?”


“嗯……把碗洗一下,先盛点饭吧。”理莺还在专心煎着铁架上的青花鱼,焦黄的色泽和喷香的气味让人陶醉。


他听着三郎的脚步哒哒哒走远了,碗筷清脆地响了几声,又听到三郎在旁边喊他:“理莺先生吃这些够吗?”


“差不多那些吧。”


他向那里瞥了一眼,很快又回到自己的烤鱼上。他是个对待料理专心无二的人,无论是...

[DRB/三理]Dessert(3)

※三郎x理莺


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,就如他们今后一起度过的无数个夜。


秋冬时节的六点钟,群星西落,天才蒙蒙亮了一点,理莺醒时正巧听见一声雀鸟的鸣叫,又轻又悦耳,翅膀一震便远去了。他怀里的三郎似乎也听到了动静,额头在他胸口蹭了蹭,两只手放在自己面前,膝盖弯折着蜷成一团,胸膛随着平稳的呼吸呼呼地一起一伏,热气都吐在理莺身上,活脱脱一只会自己发热的小暖炉。理莺帮他把被子拉过肩膀盖好,伸手在他半合的嘴边戳了几下。


“咕呜……”三郎伸手在脸上挠挠,连轻皱着眉头的样子都叫人心生怜爱。


“理莺先生……?”


出乎意料的,三郎像是醒了,...

[DRB/三理]Dessert(2)

※三郎x理莺


“哥哥,厕所……”


三郎在梦的途中茫茫然醒了,眼睛还没睁开,就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床铺。


九月虽然入了秋,白天还是暖和的,只是到夜里开始越来越凉。三郎那只套着长袖睡衣的手往外抓了抓,却只捏住了一团寒凉的空气。


“好冷……”他把那只手收回来,呼呼地呵了几口气,“一郎哥哥?”


他抬起头看看四周,眼睛怎么揉都是一片漆黑、模糊,什么都看不清晰,但总觉得有什么蛰伏在这片黑暗里,伺机而动。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坏了,伸手把被子一掀拉过头顶,露在外面的手臂和穿着袜子的脚也赶紧缩回来。...


做个置顶✨

=静

被 @肉包 老师拉进了DRB坑

最喜欢理莺和三郎啦!组合喜欢MTC和BB

cp吃三理、左理等等理受,MTC3p也好吃


最近在蹲Readyyy!企划,是RGZ箱推

期待开服!


·微博:千纮的猫猫

·CPP:http://www.allcpp.cn/u/16751.do

[Readyyy!]RGZ的周末放送

※和 @肉包 老师合体写的!

※不是什么正经生放送,看得开心就好


三人:欢迎来到DEAR Production RayGlanZ的周末生放送

十夜:(鼓掌)

安吾:真是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,上一期的生放大家还记得吗

千纮:在放送事故中结束了呢,话说那个茶好苦

十夜:虽然苦不过是个不错的茶

安吾:staff桑不知道在想什么呢……啊,茶上来了

千纮:??游戏还没开始吧就有惩罚了吗

十夜:(看着茶)

千纮:上面写着十夜亲手泡的茶,真的假的?

十夜:姑且茶叶是我出的

安吾:(倒好一杯)

千纮:为什么给我啊!?

十夜:看你的样子很想喝呢

千纮:要是...

[DRB/三理]Dessert

※三郎x理莺



“为什么是你们两个在这里啊?”


山田家的三男到这家家庭餐馆的咖喱饭大海报下的时候,一开口就是语出惊人,左马刻把手里抽了半支的烟用力掐成两半,扔进垃圾桶的烟灰缸里。他瞥了一眼铳兔,后者还对着烟屁股嘬个不停,像自家小妹在津津有味吃巧克力棒。


“抽烟对身体不好。”三郎站在他们两个身前明显矮了一大截,却是一点不介意自己还是个中学生的身份。他侧过身,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鼻尖,另一只手扇子状地扇扇,像闻着一条腌制的咸鱼。“你们两个短命就算了,理莺先生的肺可是会被污染的!”


“什么叫就算了!”铳兔一挑眉,手里的烟蒂就被抢了过去,...

© 朝雾静|Powered by LOFTER